如果您要报告不良事件或产品投诉,请拨打礼来客户服务中心热线400-828-2059(手机),800-828-2059(座机)

return icon返回

唯择®(阿贝西利片)

本网站提供的产品说明书及使用说明均为最新批准版本。
MONARCH 3研究具体是什么?
本文旨在提供关于阿贝西利片联合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初始治疗晚期乳腺癌的相关信息,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考。

CN_cFAQ_ABE044H_MONARCH_3_COMBINATION_NSAI
CN_cFAQ_ABE044H_MONARCH_3_COMBINATION_NSAIzh-CN

回复:

阿贝西利与 NSAI 联合使用显示出疗效,阿贝西利组的 PFS 为 28.2 个月,而安慰剂组的 PFS 为 14.8 个月。 PFS 的获益持续存在,并且在更长时间的随访中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问题。

背景

MONARCH 3 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 3 期研究,试验对象为 493 名患有激素受体阳性 (HR+)、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 (MBC),且之前未接受全身治疗的绝经后女性,将阿贝西利或安慰剂与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 (NSAI)(阿那曲唑或来曲唑)结合使用。1

如果患者从完成内分泌治疗后的无病间期超过12个月,则允许在新辅助或辅助中进行内分泌治疗(ET)。 1

将患者按 2:1 随机化到阿贝西利或者安慰剂,并联用 NSAI。

  • 150 mg阿贝西利或匹配剂量的安慰剂按每日口服两次,连续给药。
  • 每日口服一次阿那曲唑1 mg 或来曲唑 2.5 mg(依医生的选择),连续给药。 1

患者按转移灶(内脏、仅骨骼以及其他部位)和先前(新)辅助ET治疗(芳香酶抑制剂[AI]、无 ET 以及其他治疗)分层。主要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关键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缓解率和安全性。 1

有效性结果

根据实体瘤治疗疗效评价标准(RECIST)1.1 版评估无进展生存期。在最终 PFS 分析时,中位随访时间为 26.7 个月,OS 数据不成熟。 1,2 阿贝西利组的中位相对剂量强度为 85%,安慰剂组则为 98%。2

MONARCH 3 的主要和所选的次要疗效终点2

 

阿贝西利 + NSAI

安慰剂 + NSAI

无进展生存 a

N=328

N=165

中位时间, 月

28.2

14.8

风险比 (95% CI)

0.540 (0.418, 0.698)

P 值

.000002

持续缓解时间b

n=163

n=61

中位时间, 月

27.4

17.5

ITT人群最佳总缓解率

N=328

N=165

客观缓解率 c, %

49.7

37.0

完全缓解, %

2.7

0.6

临床获益率d, %

78.0

71.5

可测量疾病的患者最佳总缓解率

n=267

n=132

客观缓解率 c, %

61.0e

45.5f

完全缓解, %

3.4

0

临床获益率 d, %

79.0

69.7

缩略词: ITT=意向治疗;NSAI = 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

a经研究者评估。

b治疗缓解患者群。

c客观缓解率=完全缓解+部分缓解。

d临床收益率=完全缓解+部分缓解+疾病稳定≥6个月。

e明确的客观缓解率 = 55.4%。

f明确的客观缓解率 = 40.2%。

进行中心盲法审查,并确认 ITT 人群的 PFS 更长(风险比[HR]= 0.465; 95% CI: 0.339-0.636; p<.000001)。2

在分析的所有亚组中,阿贝西利+ NSAI 展现出一致的 PFS 获益。1-3

虽然在 MONARCH 2 和 MONARCH 3 的亚组患者分析中,无论预后如何,所有亚组均从向内分泌治疗中加入阿贝西利治疗而获益,但在患肝脏转移、孕激素受体阴形肿瘤以及高级别肿瘤的预后较差亚组中,观察到阿贝西利具有可观获益(特征为 PFS [ HR=0.4-0.5] 和 总体缓解率[ORR] [>30%] 的大幅提升)。 3

一项针对MONARCH 3中接受辅助ET治疗患者的无治疗间期(TFI)亚组疗效模式图分析证实,与TFI较长患者相比,TFI较短患者的预后更差,且从阿贝西利+NASI中获益更多。仅骨病患者或较长TFI患者也能从阿贝西利治疗中获益,但程度相对较少 (HR范围约 0.6-0.8)。 3

在最终的 MONARCH 3 OS 分析中,中位随访 8.1 年后,阿贝西利组中 7% 的患者仍在接受治疗,而安慰剂组中这一比例为 3%。4

尽管未达到统计学显著性,但与单独使用 NSAI 相比,阿贝西利与 NSAI 联合使用可延长 OS。观察到的中位 OS 改善为 13.1 个月。4

在 NSAI 中添加阿贝西利可使中位 PFS 延长 14.3 个月。4  

在 NSAI 中添加阿贝西利推迟了化疗的开始,中位无化疗生存期(定义为开始后续化疗或任何原因死亡的时间,以较早者为准)延长了 16.1 个月。4

安全性

MONARCH 3安全人群中的不良事件(阿贝西利+阿那曲唑或来曲唑, n=327;安慰剂+ 阿那曲唑或来曲唑, n=161) 5,6

阿贝西利组报告的所有级别不良反应(≥20%),比安慰剂组≥2%

≥5%的患者报告了3级或4级不良事件

  • 腹泻
  • 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 疲劳
  • 感染
  • 恶心
  • 腹痛
  • 贫血
  • 呕吐
  • 脱发
  • 食欲下降
  • 白细胞减少症
  • 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 腹泻
  • 白细胞减少症
  • ALT升高
  • 贫血

缩略词: ALT=丙氨酸氨基转移酶。

在阿贝西利组, 13%患者因不良反应而永久停药,43%患者因不良反应而减量。 6

阿贝西利组报告有 15 名患者死亡,其中 11 名患者因不良事件 (AE) 所致。包括因 AE 导致的死亡

  • 肺部感染 ( n=4)
  • 栓塞 ( n=2)
  • 呼吸衰竭 ( n=2)
  • 脑缺血 ( n=1)
  • 脑血管意外 ( n=1), 以及
  • 肺炎( n=1)。 2

安慰剂组有 3 名患者死亡,其中 2 名患者死于 AE。包括因 AE 导致的死亡

  • 一般身体健康状况恶化( n=1),以及
  • 猝死( n=1)。2

长期使用阿贝西利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信号 (阿贝西利的长期安全性)。4

阿贝西利的长期安全性4

 

阿贝西利 + NSAI 

( N=327)

安慰剂 + NSAI

( N=161)

TEAEs ≥30% in 阿贝西利 组, n (%)

任何级别

≥3级

任何级别

≥3级

任何

323 (99)

227 (69)

152 (94)

46 (29)

腹泻

273 (83)

32 (10)

55 (34)

2 (1)

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153 (47)

90 (28)

3 (2)

2 (1)

疲劳

144 (44)

7 (2)

58 (36)

0

恶心

137 (42)

4 (1)

37 (23)

2 (1)

贫血

115 (35)

31 (9)

16 (10)

2 (1)

腹痛

108 (33)

6 (2)

27 (17)

2 (1)

呕吐

106 (32)

5 (2)

24 (15)

4 (2)

缩略词: NSAI=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 TEAE=治疗引起的不良事件。

MONARCH 3 停药后治疗

阿贝西利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 234 名 (71%) 患者和 142 名 (86%) 患者接受了停药后治疗。在随访期间,许多患者在病情进展后接受了额外的治疗,这可能会影响 OS(MONARCH 3 停药后治疗)。4

MONARCH 3 停药后治疗4

参数, n (%)a

阿贝西利 + NSAI

( N=328)

安慰剂 + NSAI

( N=165)

接受后续全身治疗的患者

234 (71)

142 (86)

     内分泌治疗

196 (60)

121 (73)

     化疗

136 (41)

102 (62)

     靶向药物治疗

94 (29)

80 (48)

     其他

39 (12)

29 (18)

在任何后续治疗中接受 CDK4/6 抑制剂的患者

 

 

     哌柏西利

25 (8)

41 (25)

     阿贝西利

10 (3)

7 (4)

     哌柏西利+ 阿贝西利

2 (<1)

2 (1)

     瑞波西利

1 (<1)

2 (1)

缩略词: CDK=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 NSAI=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

a用于计算百分比的分母对应于意向治疗人群。阿贝西利组中有 284 名患者 (86.6%) 和安慰剂组有 154 名患者 (93.3%) 进入治疗停药后随访。

结论

与单用 NSAI 相比,阿贝西利+NASI初始治疗HR+、HER2- 绝经后晚期乳腺癌患者极大改善了 PFS 和客观缓解率。阿贝西利一般耐受性良好。 1,2

中位随访时间为 8.1 年,与单独使用 NSAI 相比,阿贝西利与 NSAI 联合使用可实现更长的 OS;然而,尚未达到统计学显著性。4

观察到中位 OS 具有临床意义的改善:ITT 组为 13.1 个月(66.8 个月对 53.7 个月),内脏疾病亚组为 14.9 个月(63.7 个月对 48.8 个月)。4

阿贝西利延迟了随后接受化疗(中位改善 16.1 个月)。4

长期暴露于阿贝西利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问题。4

上次审阅日期:2024年1月4日

参考文献

1Goetz MP, Toi M, Campone M, et al. MONARCH 3: abemaciclib as initial therapy for advanced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017;35(32):3638-3646. https://doi.org/10.1200/jco.2017.75.6155

2Johnston S, Martin M, Di Leo A, et al. MONARCH 3 final PFS: a randomized study of abemaciclib as initial therapy for advanced breast cancer. NPJ Breast Cancer. 2019;5:5. https://doi.org/10.1038/s41523-018-0097-z

3Di Leo A, O'Shaughnessy J, Sledge GW Jr, et al. Prognostic characteristics in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bemaciclib efficacy. NPJ Breast Cancer. 2018;4(1):41. http://dx.doi.org/10.1038/s41523-018-0094-2

4Goetz M, Toi M, Huober J, et al. MONARCH 3: Final overall survival results of abemaciclib plus a nonsteroidal aromatase inhibitor as first-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HR+, HER2- advanced breast cancer. Poster presented at: 46th Annual San Antonio Breast Cancer Symposium (SABCS) 2023; December 5-9, 2023; San Antonio, TX. Accessed December 6, 2023. https://assets.ctfassets.net/mpejy6umgthp/7hc2CwuLWdkFtK0K8ivrv7/48d33e5078297a61c8fa5f714e6dc96d/SABCS2023_DV10218_GOETZ_GS01-12.pdf

5Verzenio [package insert]. Indianapolis, IN: Eli Lilly and Company; 2023.

6Data on file, Eli Lilly and Company and/or one of its subsidiaries.

相关问答(35)

通过扫描二维码

体验礼来医学网小程序

通过扫描二维码

体验礼来医学网Sina微博

mini iconsearch icon
return icon打开礼来医学网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