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要报告不良事件或产品投诉,请拨打礼来客户服务中心热线400-828-2059(手机),800-828-2059(座机)

return icon返回

艾乐明®(巴瑞替尼片)

本网站提供的产品说明书及使用说明均为最新批准版本。
巴瑞替尼片 RA 临床研究中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发生率有多少?
本文旨在提供关于巴瑞替尼片 RA 临床研究中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发生率的相关信息,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考。

CN_cFAQ_Z2_BAR123AH_LYMPHOPENIA_NEUTROPENIA_RA
CN_cFAQ_Z2_BAR123AH_LYMPHOPENIA_NEUTROPENIA_RA
zh-CN

回复:

巴瑞替尼对于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的安全性特征

建议避免对存在以下情况的患者起始巴瑞替尼治疗,如已接受巴瑞替尼给药则建议暂停治疗

  • 淋巴细胞绝对计数(ALC) <0.5 × 109 细胞/L (500 细胞/mm3),或
  • 中性粒细胞绝对计数(ANC) <1.0 × 109 细胞/L (1000 细胞/mm3)。1

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不良事件

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值发生 CTCAE 等级变化的患者

安慰剂对照数据集中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计数的 CTCAE 等级变化概述 显示了 7 项安慰剂对照研究数据集和 All BARI RA 数据集中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的等级变化。大多数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的等级变化为 CTCAE 等级 1 或 2。1

安慰剂对照数据集中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计数的 CTCAE 等级变化概述1

 

变化从:
等级 <1 至等级 ≥1
n/NAR (%)

变化从:
等级 <2 至等级 ≥2
n/NAR (%)

变化从:
等级 <3 至等级 ≥3
n/NAR (%)

7 项研究数据集经过 24 周治疗a

淋巴细胞

安慰剂 ( N=1215)

180/929 (19.4)

85/1137 (7.5)

11/1196 (0.9)

BARI 4 mg ( N=1142)

164/905 (18.1)

74/1080 (6.9) 

11/1130 (1.0)

BARI 2 mg ( N=479)b

49/392 (12.5)

24/454 (5.3)

4/476 (0.8)

中性粒细胞

安慰剂 ( N=1215)

44/1159 (3.8)

11/1172 (0.9)

2/1174 (0.2)

BARI 4 mg ( N=1142)

105/1085 (9.7)

35/1098 (3.2)

3/1101 (0.3)

BARI 2 mg ( N=479)b

34/474 (7.2)

14/477 (2.9)

3/477 (0.6)

All BARI RA ( N=3770)a

淋巴细胞

1580/3148 (50.2)

935/3609 (25.9)

193/3736 (5.2)

中性粒细胞

747/3563 (21.0)

297/3608 (8.2)

48/3620 (1.3)

缩略词: BARI=巴瑞替尼; CTCAE=不良事件通用术语标准; NAR=有特定异常风险的患者人数; RA=类风湿关节炎。
注:无连续异常观察 = 下一个结果为较低等级或正常,并且在任何其他时间均未观察到患者的连续异常。
淋巴细胞减少症的 CTCAE 等级定义:0 级(≥1.1 ×109 细胞/L); 1 级(<1.1 且 ≥0.8 ×109 细胞/L); 2 级(<0.8 且 ≥0.5 ×109 细胞/L;3 级(<0.5 且 ≥0.2 ×109 细胞/L)。
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 CTCAE 等级定义:0 级(≥2 ×109 细胞/L); 1 级(<2 且 ≥1.5 ×109 细胞/L); 2 级(<1.5 且 ≥1.0 ×109 细胞/L;3 级(<1.0 且 ≥0.5 ×109 细胞/L)。

a有关治疗期间的暴露信息,请参阅综合安全性数据集表。

b经过 16 周治疗。

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不良事件

治疗期间出现的不良事件(TEAE)的评估包括从血液和淋巴系统疾病系统器官分类中确定的 MedDRA 首选术语。1

所有综合分析数据集(如类风湿关节炎临床研究中用于安全性评估的综合分析数据集 所述)的 TEAE 发生率以及因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TEAE 而导致的治疗中断和永久停药的比率详见 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治疗期间出现的不良事件概览 

淋巴细胞减少症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治疗期间出现的不良事件概览1

 

淋巴细胞减少症

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TEAE

n [EAIR]

暂停治疗

n [EAIR]

永久停药

n [EAIR]

TEAE

n [EAIR]

暂停治疗

n [EAIR]

永久停药

n [EAIR]

7 项研究数据集经过 24 周指定治疗a 

安慰剂 ( N=1215)

11 [2.4]

3 [0.7]

0

2 [0.4]

1 [0.2]

0

BARI 2 mg ( N=479)

3 [1.6]

1 [0.5]

1 [0.5]

0

0

0

BARI 4 mg ( N=1142)

7 [1.5]

3 [0.6]

0

7 [1.5]

0

0

4 项研究扩展数据集 a

BARI 2 mg ( N=479)

8 [0.95]

3 [0.37]

1 [0.12]

0

0

0

BARI 4 mg ( N=479)

10 [1.19]

2 [0.24]

2 [0.24] 

3 [0.36]

0

0

All BARI RA 数据集 a

All BARI RA ( N=3770)

154 [1.02]

49 [0.32]

13 [0.09]

60 [0.40]

10 [0.07]

8 [0.05]b

缩略词: BARI=巴瑞替尼; EAIR=暴露调整发生率; RA=类风湿关节炎; TEAE=治疗期间出现的不良事件。

a有关治疗期间的暴露信息,请参阅综合安全性数据集表。

b报告了另外 1 例伴发热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综合安全性数据集表

类风湿关节炎临床研究中用于安全性评估的综合分析数据集1-4 

分析集

描述a

7 项安慰剂对照研究数据集

BARI 4 mg 与安慰剂比较

包括来自 3 项 2 期和 4 项 3 期研究的 RA 患者,他们被随机分配到

  • BARI 4 mg ( N=1142 [暴露 24 周: PYE=471.8, 中位暴露时间 =169 天, 最大暴露时间 =211 天]),或
  • 安慰剂 ( N=1215 [暴露 24 周: PYE=450.8, 中位暴露时间 =166 天, 最大暴露时间 =235 天])。

安慰剂组患者可能一直在接受

  • 背景 MTX,或
  • 在一些研究中,其他传统 DMARD 治疗。

评估时间段包括

  • 2 期研究中为期 12 周的安慰剂对照期间
  • 3 期研究中任何补救治疗机会之前 16 周的分配治疗期,以及
  • 3 期研究中 24 周的分配治疗期或直至补救治疗前。

BARI 2 mg 分析集

BARI 2 mg 数据来自 4 项研究,其中 BARI 2 mg( N=479,[暴露 24 周: PYE=185.8,中位暴露时间 = 168 天,最大暴露时间 = 197 天])和 BARI 4 mg 都均为随机分配。

4 项研究扩展数据集

BARI 4 mg 与 BARI 2 mg 的比较,包括扩展期评估

包括来自 2 项 2 期和 2 项 3 期研究的 RA 患者以及 3 期扩展研究 (RA-BEYOND) 中这些患者的进一步暴露,这些患者被随机分配至

  • BARI 4 mg( N=479, PYE=841.5, 中位暴露时间 =342 天, 最大暴露时间 =3405 天), 或
  • BARI 2 mg( N=479, PYE=839.7, 中位暴露时间 =257 天, 最大暴露时间 =2626 天)。

除另作说明外,评估时间段包括随机分组直至最后一次可用观察结果,包含截至 2020 年 10 月 21 日的扩展数据。

All BARI RA 数据集

无组间对比

包括来自 1 项 1b 期、3 项 2 期、5 项 3 期研究和 1 项 3 期扩展研究的 RA 患者 ( N=3770,PYE=14,744 PY 暴露于 BARI 和 15,114 PY 总体观察(包括 BARI 使用时间和随访时间),中位暴露 =4.6 年, 最大暴露 =9.3 年),他们接受了不同剂量的 BARI 治疗,包括

  • BARI 4 mg ( n=3401, PYE=11,872)
  • BARI 2 mg ( n=1077, PYE=2678),和
  • 未在验证性研究中评估的剂量。

在研究期间,患者必须已接受了至少 1 个剂量的 BARI,且可能接受了不同的剂量。

除另作说明外,评估时间段为所有暴露时间点,包括研究药物补救治疗或改变后。

缩略词: BARI=巴瑞替尼; DMARD=改善病情抗风湿药; MTX=甲氨蝶呤; PY= 患者年; PYE=暴露患者年; RA=类风湿关节炎。

a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如果被随机分配至 BARI 4-mg 组中,则接受 2-mg 剂量治疗,但仍在 BARI 4-mg 组中进行分析。

上次审阅日期:2022年9月30日

参考文献

1Data on file, Eli Lilly and Company and/or one of its subsidiaries.

2Genovese MC, Smolen JS, Takeuchi T, et al. Safety profile of baricitinib for the treatment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up to 8.4 years: an updated integrated safety analysis. Ann Rheum Dis. 2020;79(suppl 1):642-643. European League Against Rheumatism abstract FRI0123. https://ard.bmj.com/content/79/Suppl_1/642.1

3Genovese MC, Smolen JS, Takeuchi T, et al. Safety profile of baricitinib for the treatment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over a median of 3 years of treatment: an updated integrated safety analysis. Lancet Rheumatol. 2020;2(6):E347-E357. https://doi.org/10.1016/S2665-9913(20)30032-1

4Taylor PC, Takeuchi T, Burmester GR, et al. Safety of baricitinib for the treatment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over a median of 4.6 and up to 9.3 years of treatment: final results from long-term extension study and integrated database. Ann Rheum Dis. 2022;81(3):335-343. https://doi.org/10.1136/annrheumdis-2021-221276

相关问答(52)

通过扫描二维码

体验礼来医学网小程序

通过扫描二维码

体验礼来医学网Sina微博

mini iconsearch icon
return icon打开礼来医学网小程序